绥中县万家镇爱尚海渔家院

游戏厅不良少女成为人妻,开同学会生怕老公知道“黑历史”

初中聚会,我给当年的那几位小太妹敬酒,说感谢当年罩着我。

她们眼神闪避,故作温柔地说:“一定是你弄错了!”

似乎生怕被他老公听见。

这些同学在我面前哪有什么秘密?她们在老公面前吹嘘自己初中时候拉过小提琴、学过钢琴、跳过舞......但只有我知道,她们当年脾气火爆到用啤酒瓶子爆头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如侵删

那些年,我们在游戏厅、旱冰场一起玩的经历,仍然历历在目。只是时过境迁,当年那些叛逆的少女们最终还是“幡然醒悟”,及时上岸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。

还记得上初中那会儿,班里女生发育往往比男生要早那么一点点,加上我当时很挑食有些营养不良,导致都初中了看上去还像是一个小学生。大多数的女生都比我要高一点。

街上有不少娱乐场所,比较流行的则是:台球室、旱冰场、游戏厅、录像厅、歌舞厅。

录像厅都是很“正规”的,毕竟里面大人小孩都有,一杯茶一坐就是一下午。那时候的武打片和动作片非常流行,小屁孩经常偷偷溜进去。不少的电影阅历都是在这些场合累积的。

恕我直言,在座的小伙伴和我打台球基本上没有赢的可能性。或许丁俊晖可以勉强一战吧!

虽然是玩笑话,但当年我的技术还真拿得出手的。那时候街边上一个吊着烟杆的老大爷,有可能都是隐藏的高手。

我们这边的旱冰场、台球室和游戏厅都是在同一个场所,老板算是将空间彻底利用起来了,就算不是在周末也是人满为患。

老板是本地人,有一定的背景和实力,听说早年在道上也有一些事迹。平时为人和善,不苟言笑,来这里的人都会买账。

那时候的男生,都是和男生一起玩游戏打台球。而女生则和女生一起玩,一般是溜旱冰,期间互不干涉。

不过当时的旱冰场上手拉手一起滑也很正常,不管认不认识,十来个人“拉龙”一起滑。要是姑娘不会滑,那你就可以出来冒充大师,可以带着她滑,还可以“不小心”和她”一起摔在地上。

呐,这事只有我那几个同学干过,我从来没有过哦!

我的旱冰技术,则是班上的一位女同学教出来的。没错,她就是别人眼中的不良少女。

当时我们班上的几个女同学,是整个班级中脾气最火爆的,课余时间总喜欢在班上制造动静,搞得其他同学苦不堪言。她们也喜欢逛这些娱乐场所,因此都被认为是“不良少女”。

说是不良少女,其实又能坏到哪里去呢?顶多就是青春期叛逆,喜欢玩,喜欢打架,爱面子,臭美。

虽然是一个班的,但我们几个男生还是有些惧怕她们。

每次在旱冰场遇到,她们向我们打招呼,我们几个都有点畏畏缩缩。不过有一句说一句,这群不良少女中还真有几个有姿色的,特别是大姐头“吕绮玲”,我也是多年后才“后知后觉”的。

还记得当时我们几个打完台球,买了一些游戏币准备开始游戏,刚刚投币几个小混混就走过来骚扰,说是要帮我们过。

这几个家伙是这一代的“老油条”,我们知道惹不起只能“识趣”离开。几个混混认为我们好欺负,玩完之后再次拦着我们直接要币,这次我们不干了。

本来以为要倒霉,哪知背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二娃,我的同学你也要欺负?”

正是我们班长的大姐头吕绮玲,混混和她似乎认识,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。

大姐头在我们面前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,以前还怕她,现在觉得她太罩得住了。虽然和我们年龄一样,但我们都真心实意地叫他玲姐。

这之后,我们教“不良少女”们打台球,她们教我们溜旱冰,有时候玩游戏她们也会过来围观。旱冰场里面的妹子挺多的,不过女孩换鞋的时候最好别过去……避免她尴尬,疯跑半天脚也是挺臭的,袜子也有可能磨破了。

玲姐的家和我是一个方向的,经常都会坐我的自行车一起回去。那时候的男女都避嫌,但没想到她直接从后面抱着我,感受到她身体的温软如玉,让我多多少少有些心猿意马。

还记得那天,我们几个和往常一样进入游戏厅,却发现里面氛围有些不对劲。班上几个“不良少女”被一群社会混混围住,这些人手里都提着家伙,似乎发生了什么事。

后来才得知,有个混混看上了大姐头,想和她“耍朋友”但是被拒绝了,感觉没面子的他打算用强,结果被吕绮玲抡起旁边的啤酒瓶就砸在头上,然后就发生了这一幕。

这时候我旁边的同学说,要不然我们报警吧!毕竟派出所就在附近。但是目前这种情况,战事一触即发,可能来不及。我突然想到,刚刚看到游戏厅老板在隔壁茶馆喝茶,找他不知道行不行。

我慌忙跑过去给老板说了情况。原本还有说有笑的老板,听到之后马上脸就阴沉了下来。他回到游戏厅,小混混见到后登时就放下了手中板凳。在得知情况之后,老板骂了他们几句,然后掏钱让受伤的小混混去处理一下,此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毕业之后,这几个“不良少女”在补考之后总算拿到了毕业证,不过也没什么机会再去读书了。后来听说大姐头去化妆品批发市场打工,后来自己开了化妆品专柜,然后遇到了对的人,结婚生子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。

二十年后的初中同学会,我们都带上家人一起参加。再次见到当年那几位“不良少女”,如今都是家里的贤妻良母。打扮适宜,谈吐得体。多年不见的大姐头,显得更加沉熟稳重,容貌清丽,孩子都读初中了身材还这么好,当年我怎么就没有把握好呢?

席间,我端起酒杯向当年几位玩得好的“不良少女”敬酒,感谢当年罩着我。哪知道大姐却有些头神色慌张,眼神闪避地说道:“你这家伙,才喝了几口就醉了?”

好吧!好吧!是我不懂事了!



 

热点资讯

相关资讯



Powered by 绥中县万家镇爱尚海渔家院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